国人为什么不讲诚信

中国人为什么不讲诚信? 文:雾满拦江 (01) 我有个朋友,是画家。 她有个朋友,也是画家,最近从丽江回来,归来空空的行囊,满身是伤,心已憔悴。 丽江归来的女画家,是个雄心勃勃的女生,几年前她背着行囊到丽江,以20年的租期,租下一简陋贫寒农家院,而后艺术设计,改造,工艺美化,加盖了一排极具乡间风情的房间,开始经营她的小客栈。当时,如她这样的文艺女青年有许多,就这样几年下来,终于打出了丽江旅游的文化品牌。 品牌效应是无敌的,第一个上门的是房东,一改此前的憨厚纯朴,开口就要改合同,涨房租。 涨就涨吧,可房东一口价,就长到把她客栈利润吞光光的地步,还不许讨价还价。不答应?嘿,房东正等着你的不答应呢,随后就是无休止的上门骚扰,寻衅,辱骂,泼粪,甚至殴打,夜晚时在窗外弄出极恐怖的动静。 她说:官司在打,但赢的希望不大。 甚至有媒体的帮助,也是枉然。 就算赢,也已经被折腾的心力交瘁,支撑不下去了。 她说,这已经是她第三次遭遇这种事了。第一次,是在798,第二次,是在宋庄。每次做的事业类型都不一样,但结局一样。都是品牌效果一出来,昔日闷憨的房东,就立即变了嘴脸,她说她现在再也不敢相信合同了。 只因为,她遇到的中国人,都不讲诚信。 (02) 陈志武教授以前有过一个讲话,大意是,中国人为何勤劳而不能致富? 解释是:因为中国社会,缺乏诚信意识。不讲诚信,做生意就艰难了,生意双方会为货到货款,还是款到付货,争得不可开交,谁也不相信谁,轻信就会吃大亏。 因为环境中缺乏诚信因素与契约要义,商业国家五秒钟做成的生意,在中国要忙活好几年。要把大单拆分成无数小单,一点一点的测试合作伙伴,哪怕是合作几十年的朋友,也放心不下。所以中国人忙得团团乱转,一年到头操劳奔波,全部心思都用在避免吃亏上当方面,实际上是在为不健康的环境埋单。 为什么中国人不讲诚信呢? 早在春秋战国,儒家就发现了这个问题,所以他们干脆利索的,反对诚信。 (03) 子曰:言必信,行必果,硁硁然小人哉! 这句话翻译成白话文,意思是说:只有卑鄙无耻的小人,才讲什么诚信。 孔子怎么会这么说话呢?讲诚信,守然诺,这理应是高贵的品德呀,怎么到了孔子嘴里,变成这么一副样子? 然而孔子并没有说错,历史上的中国,充满了这种讲诚信,守然诺的无耻小人。 (04) 公元前195年,汉高祖刘邦死了,强大的汉国政权,落到了他的妻子吕后之手。 吕后掌权,头一桩事就是报复那些与她争宠的女人。刘邦最宠爱的戚夫人,被剃光头发,颈上套个拴狗用的铁圈,囚禁起来服苦役。后来吕后还嫌不够解恨,又将戚夫人剁去手和脚,挖去双眼,丢进厕所里。 从此这个吕后,在历史上的名声,就有点不大好。 但中国人糊涂了,这事固然是吕后残暴,可对戚夫人施以酷刑,这肯定不是她亲自动手吧? 那是谁动的手? 是男人动的手,是武士动的手,是那些视自己的光荣与尊严,比生命还重要的皇家侍卫们动的手。 当这些男人们,把一个弱女子按倒在地,举起刀来时,他们的心里,在想些什么? 他们在想:我是主人一条狗,守在主家大门口,主人让咬我就咬,让咬几口就几口。 他们忠诚信诺,最终让自己沦为冷血冰肺,残忍邪恶的小人。 ——历史上无数起类似惨案之后,都有一大批昧却天良的强壮男人,他们理直气壮的视自己为信义的守护者,但实际上,他们不过是些没有人格奴性入骨的暴戾狂。 所以孟子阐述并发挥孔子的要义,曰:大人者,言不必信,行不必果,惟义所在。 意思是说,真正的铁血男儿,真正的勇士,说了话就当放屁好了,做事最好是半途而废,诚信这种事,不要去想它,只看自己的所行所为,是不是符合义的标准。 可一个武士,如果想让自己的行为符合义之标准,结果又会如何呢? (05) 春秋时,有个晋灵公,他喜欢在高台上,用弹弓射击路过的行人,看到行人狼狈不堪的奔走躲避,他就开心的手舞足蹈。他的厨子给他炖熊掌,火候不足,他就把厨师杀了,让宫女们用车载着,经过朝堂。 大臣赵盾看到,就劝说晋灵公不要这样残暴。 晋灵公很生气,就派了个叫鉏麑的武士,去刺杀赵盾。 鉏麑一大早赶到赵盾家门前,发现赵盾卧房的门开着,赵盾穿戴得当,坐在那里等着上朝。当时鉏麑心里就泛起了嘀咕,说:这事好像不对,我奉国君之命,前来杀他,可看他的模样,根本不是个坏人。如果我听国君的话,就有可能杀掉一个正直的大臣。可如果不杀,国君他能跟我有完吗? 干脆,我自己一头撞死得了。 咣的一声,鉏麑真的把自己给活活撞死了。 哎呀,白瞎了一个好武士,一身所学还没派上用场,没给国家做点正事,就这样自动注销了。 所以后世人感觉不够给力,就把这位鉏麑搬到铡美案中,让他再死一次。 (06) 河北梆子《秦香莲》,演的是秦香莲资助丈夫陈士美入京赶考,陈士美中了状元,而后隐瞒婚史,被皇帝招为驸马。秦香莲携子入京寻夫,陈士美就派了杀手韩琪,狙杀秦香莲。 韩琪在一座破庙里找到了秦香莲母子,听秦香莲细说了情形,当时韩琪就崩溃了,唱道:如今韩琪我如梦醒,无端杀人我理不公。这锭黄金我交予你,母子三人你远逃生。 放走秦香莲母子,韩琪就自杀了。 自杀了好,人民群众热烈鼓掌,百看不厌。 历史上的鉏麑死了,传统中的韩琪,也死了。 ——我们的历史、传统和文化,给坚守诚信的人两个选择: 要不,如吕后脚下那些狗一样的武士,做一个冷血邪恶的小人,对弱女子举起屠刀。 要不,去死! 你选哪个? (07) 正是因为识破了这诡诈的圈套,所以孔子说:言必信,行必果,硁硁然小人哉! 所以孟子说:大人者,言不必信,行不必果。 不想死,也不要做卑鄙小人,那就只能,去他妈的诚信! ——但我们都知道,孔子孟子说这样的话,实则并非是他们反对诚信,而是因为中国人居处于一个颠倒的环境之中,一切高贵的德品或龌龊的小人之行,全都被颠倒了。诚信则变成了一个可怕的圈套,把无数人网在其中,或者是辗死无地或者是沦为权力的美食。 甚而至于,就连孔子孟子的警示,都被颠倒了。 孟子倡行一个义字,义者,宜也。正确的就要去做,不正确的就不要做。但传统文化中,义字出现时,前面必要一个忠字。 忠,意味着你臣服于某个势力或某个人,这本身与人的自由天性相悖,本身就是不义。忠义忠义,忠者不义,义者不忠。忠义这个词,就如同我们现在比较熟悉的负增长,以一种矛盾的对冲,陷当事人于两难之地。 ——为避免被人识破这个圈套,权力文化不断曲解忠义二字,解释成对君忠对友义。一旦你接受了这个解释,又上套了。因为在这个解释中,你对帝王不能讲义,如果他邪恶嗜血——而事实上所有的权力者,都有不愿意控制自己变态欲望的冲动,总之你是死定了。 历史上的鉏麑死了,传统中的韩琪,他们面对的就是这么个局面,对雇主忠诚,就是不义,坚守信心,就是不忠。忠义的绝妙之处就在于,这两个字你哪怕违背一个,就是不忠不义之辈,就人格破裂信用破产,于这世界上再也找不到立足之地了。 这邪恶的圈套,宛如一个恐怖的淘汰场,淘汰掉了鉏麑韩琪这类良知尚存的人,留下来的,或是终日惶惶不知所措的柔弱者,或是冷血邪恶凶残酷毒的暴戾者。在这样的环境中,诚信又何来立足之地? (08) 诚信,是需要一个正常的环境的。 而中国社会,是一个极端反常的权力社会。权力是个负数,它让人世间最美好的品质,变性翻转为最无耻的恶行。所以中国历史上咸少有人性的光辉,只是因为权力翻转了人性。 权力会翻转人世间的一切美好事物,它把仁,翻转成卑微与懦弱。它把义,翻转成无原则屈从。它把礼,翻转成人身依附下的入骨奴性。它把智,翻转成不择手段的诡诈。它把诚信,翻转成邪恶与残暴。 只要权力存在,其对人的控制就会存在,诚信或其它品质,就会表现出阴暗邪恶的一面。受此涂毒,正常人会被扭曲成心理阴暗行事邪恶,人格下贱没有羞耻感的存在。 悲哀的是,历史上的国人,对这邪恶的圈套毫无抵抗力。他们屈从于权力的意志,沦为没有人格的奴才,他们的诚信,演变成对权力的忠诚。但对权力越是忠诚,人格就越是下贱,因为权力是依靠不公正而凸显的,举凡维护权力者,必视公正的诉求为大逆不道。而当一个人视公正为死仇,这时候中国人所面对的世界,就变得阴森恐怖了。 言必信,行必果的信诺方式,是享有尊严的独立人格之间的游戏。有尊严感的人,会自我尊重,不敢让自己流于卑微下贱。有荣誉感的人,会尊重别人,因为只有在相互尊重之间,才能够获得荣誉。 所以孔子认为,没有个人尊严意识,没有荣誉感的人,是决不会成为一个诚信者的。当他们说出诚信二字时,所表述的不过是奴性。 只要对权力的臣服在,人就没有自尊,这个社会就不可能有什么诚信。 唯自尊者,才有诚信可言。 这才是孔孟要警示给我们的。 (09) 权力体现的是掌权者的个人意志,而人是没有道德属性的。八阿哥掌权或是四阿哥掌权,没有区别。中国百姓几千年盼望明君,但权力本身是依靠了制造社会等级梯差而存在,而所谓的明君无非是响应公平的诉求。除非社会等级梯差瓦解,否则,任何明君只会加剧社会的不公平,而不是消除。 所以胡适说:自由平等的国家不是一群奴才建造得起来的。 同样的道理,一个诚信的社会,也不是一群权力恐惧症患者能够得到的。 恐惧权力者,人格是病态的,自尊是缺失的,荣誉与羞耻感是淡漠的,他们不会尊重自己,更不会尊重别人。所以他们永远会不会守信用,反而处心积虑的利用权力机制,把守信义的人推入人格破裂的陷阱。 诚信的社会运行机制,所关联起来的是相互平等的人,自由的人,富尊严感与荣誉感的人。唯有饱满的人格,才会缔造出这样正常的国民。而在这个过程中,权力文化会不遗余力的疯狂反扑,摧毁你的自尊,削弱你的荣誉感与羞耻感,这是一场漫长的消耗战,虽然我们确信,我们必将赢得未来。但,在这个艰涩的历史行进过程中,你我仍然要目睹更多的毁信事件。于此我们所需要的是淡静与坚忍,坚守承诺我们会步履艰难,但如果放弃,我们就会迅速被逆潮卷走,再也无法找回我们自己,更不可能有什么未来可言。 内容转载自公众号 雾满拦江

发表留言

人生在世,错别字在所难免,无需纠正。